新闻中心

北京援疆干部两年国庆节不回家 是因为“太多事要做”

  坐毛驴转边境村小学 连续两年国庆不离岗 平谷援疆干部张建军——

  国庆节不回家是因为“太多事要做”

  张建军到“驻村点”看望他的“结亲户”

  作为北京市第九批援疆干部,今年是张建军在新疆度过的第二个“十一”国庆节,也是第二个不曾歇过一天的“十一”。从平谷教委中教科、成教科科长,到新疆和田县挂职教育局副局长,从负责平谷两个科室的工作,到分管和田县17个科室的工作。这位援疆干部的“十一”,用他的话说,“实在有太多事要做了”,所以他回不了家了。

  “十一”一天不歇 回京过家门而不入

  去年国庆节,没回去。今年国庆节,还是没回去。去年组织援疆的北京教师,带着新疆学生、教师进行国家通用语言的培训。今年,组织第三届和田县中小学足球联赛,踢了6天的比赛。

  对于张建军而言,“十一”和平日没有区别。不只是“十一”,2017年2月来新疆之后,在他的记忆里就没有放假的概念,因为在和田县教育局的工作,周末从来都是上班,不曾休息过一次。

  “今年暑假,也没有休息,一个月的国家通用语言培训,培训了500人;心理教师培训15天,一共300人;还有一周的小学语文教学教法培训,300人……”为和田教育所做的工作,所有事件的时间、人物、地点,张建军如数家珍。

  今年,为给和田招新老师,他到全国各地跑,他两次从北京转机,也都过家门而不入。去年一年,唯一和家人见上面的机会,是张建军的爱人去新疆探了一次亲。

  “我和爱人说,要不你也来援疆吧,我们一起援三年,一起回去。”说起又一年“十一”不回家,张建军笑说,他是这么安慰家人的。

  调研126所学校 坐着毛驴看边境村小学

  张建军说,他分管的17个科室包括学前教育、中学教育、职业教育等,一周平均两三次会,基本都是开到夜里两三点。

  “因为白天几乎是没有时间的,除了两三个在教育局附近的乡之外,其余的学校,最近的都在100公里之外。”对于在平谷教委工作了15年的张建军而言,过去最远的一所平谷学校才55公里,和田学校间的远,让他只能付出白天全部的工作时间。

  一年半的时间,到126所学校调研,坐着毛驴去最远的边境村普夏小学……这位挂职干部认为,如果连学校都没实地去过、真正做到了解,谈何改变这里的教育。2017年刚入疆一个月,他便不顾教育局其他领导的劝阻,毅然去和田县喀什塔什乡尼撒小学调研。喀什塔什乡距离和田市区200公里左右,特别是从乡政府去尼撒村根本没有路,毛驴是那里主要的交通工具。用张建军同事的话来讲,许多在教育局工作二十几年的同志都还没去过那。仅2017年,张建军就到喀什塔什乡中小学调研了6次。

  2018年春节他返回和田的第一件事,又是去和田县最远的边境村普夏小学。普夏村位于昆仑山深处,是典型的不通路、不通水、不通电的“三不通村”,距离和田市区300多公里。 “那里小学生一共是205人,整个村子1100多人,是国家深度贫困村。整个村里就一部卫星电话,没电没水。孩子们那小手黑得你都没法想象。因为没有水,他们很多从出生之后就没洗过澡。”张建军说,他带着勘探队和建筑队上去,想新建一所小学,但是条件达不到,他又开始想尽办法派乡里的老师到村里来“支教”。

  “老师们都不太愿意。我说每个月奖励1300元,支教后承诺晋升、评优,许多人也不愿意去。”张建军想尽各种办法,最终去年派去17位教师到普夏“支教”,今年又将派去14名教师,把这17名老师“换下来”。

  两年新聘近4000名教师

  到126所学校调研,每次看到学生们的教室和师生的生活环境,总是能刺痛张建军的心,四间泥瓦房,用塑料布遮挡的窗户,老式的两人课桌,水泥抹成的黑板……他下定决心,在未来两年的时间里,一定要改变这里的师生学习和生活环境。

  “我规定,只要住宿学校,就必须装热水器。学生们,澡一周必须洗一次。脸和手,每天都必须洗。”对于和田教育的改变,还不只是从学生的教育和成绩入手,而是从点滴的生活习惯着手。

  和田县从7万多名中小学生到如今的11万多,上学率从不到40%到现今接近100%,两年以来,这些数据,都让人看到了教育的变化。但最令张建军欣慰的是,他用了一年半的时间,为和田县新聘入近4000名教师,不仅极大地缓解了这里教师短缺的问题,也改变了整个教师队伍的结构。

  他又积极对接塔里木大学中文系,达成培训协议。2018年1月,塔里木大学中文系对631名民族教师进行了一个月的全封闭语言培训,培训后参加MHK考试,通过率达到87%;2018年7月,他又对其余592名教师开展培训……

  “我刚来的上半学期,去到学校几乎是交流不了的,我是必须带‘翻译’的,现在不用了。”张建军笑说,他觉得自己这个思路应该还是对的,推行普通话,是改变教育现状的前提。

  带新疆老师进京培训 平谷全区一同援疆

  一年半夜以继日的付出以及牺牲的每一个“十一”假期,张建军说,努力换来的效果是明显的。目前,各个乡里学校的硬件都已经基本满足,他还想更多改变教育的软件。

  “十一”过后,他又要带和田的小学校长、书记来京培训,进入北京各个学校实地跟岗一个月。张建军说,北京教育学院以及平谷学校,他都已经联系好了,平谷将免费提供各项支持,平谷的名校长也将义务帮助。

  “去年5月,我就带和田的幼儿园园长来京跟岗培训过,效果非常明显。这也是我一直坚持做这件事的理由。他们终于知道该怎么做了。原来那幼儿园就跟‘放羊’一样,就是哄着孩子不哭就行了,根本不知道怎么规范孩子们各种行为和素质养成。”

  对于新疆教师来京培训,张建军说,他的要求非常严格,“我和他们说了,不是让你们去玩的,每天都得写一篇日记,回来后必须出一套分校长的培训方案,一个个我都要看,必须通过才行。你们出去,是要对本乡的孩子负责……”

  第一次坐着毛驴调研学校,第一次在昏暗的蓄电池灯光下开会,第一次“十一”没有回家……1993年从首都师范大学毕业的张建军,从一名历史老师,到一名平谷的干部,再到成为一名援疆干部,他人生中很多的第一次都是在新疆发生,还包括第一次过马路,发现自己的右腿突然抬不起来了。

  张建军被医生诊断为腰椎间盘严重突出,2、3、4、5根都已突出,并压迫到大腿神经,建议歇两个月。“我现在开会,一个小时后就得站起来一会儿,同事们也都知道的,所以我就老站着开会。”张建军笑说,哪有时间休息。援疆三年,他还想走遍和田县的323所学校。

  文/本报记者 林艳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没有了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联系人:张先生

手机:13988889999

电话:020-66889888

邮箱:admin@bubblystaffs.com
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